把一个随时可能进本的NPC当作唯一的寄托是怎样的心情连我自己都不懂。
我知道隐藏任务的存在,但说实话我真没勇气刷。

好吧队长我爱你。

在还能在你身边的时候,让我多待一会儿吧。


占tag见谅。

※世界归属:if

※无厘头段子。请随意理解。


后来在逃亡的路上,海岚·克拉夫其实有过不少个床伴。

每一个都是漫游枪手。每一个都有着漂亮的红发和红眸。


但也每一个,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那一个。


曾经的一些还算开心的回忆,直到如今也还依然存在着。

已经不可能回到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往昔,但却从未后悔过走到这一步。


闭上眼睛,有着漂亮银白长发的枪炮师露出一个浅淡好看的笑容。


——乌恩·莱奥尼尔,我等着你杀了我,如果你做得到的话。


神踏马被全职刷屏了- -。

不是只要会写几个字就是写手了。
更不是只要能产粮就是大大了。

如果写出来的东西和屎一样,那比死还难受。

人贵有自知之明,这才该是一个写手的基本素养吧?

※Just a 段子。Undyne&Alphys。

※手残打不通……视频通关。


Alphys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。


梦里的她被Toriel炒了皇家科学家的职位。而这很好,重获自由之后她终于有时间去看这些年没时间看的漫画了。

这一天的时间已经很晚了。看完手中那本漫画之后Alphys伸了个懒腰,她叫了Undyne的名字,却没有收到回应。


“……Undyne?”


她回过头。映入Alphys眼中的Undyne窝在一堆垫子里,手中还抱着一个;而在周围安静下来的现在,她听得到Undyne平稳的呼吸声。


然后Alphys也露出一个由衷的笑。


如果一切可以一直这样...

※Just a 段子。金太敏=Clid,金太相=Doinb

※非CP向。也许算是隐DS/SD?


※既然我发了糖的最后都是曲终人散,那我就发刀好了。


※只愿我写的一切,都永远不会发生。


酒过三巡,两个人都有些喝多了。迷迷糊糊间金太敏看着身边也已经喝得七荤八素的金太相,突然有些话想要问他。

于是他叫了金太相的名字。那人发出一声柔软的哼声,视线转向金太敏。


“喂金太相……你信任过我么?”

“……信任……?”


金太相唇角细微的笑意敛去。他的身体微微前倾,额头靠在金太敏肩上,一瞬间如同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一般。


扣在金太敏衣服上的手微微颤抖,然后他发出的竟是细微的呜...

不行这个人我一定要挂一下。鄙人战法。 @夜长雪 


…………闲的无聊跑去看KPL 突觉农药简直电子竞技凤凰群里的一只珍珠鸡…………

※Just a 段子。没头没尾。病娇化。
※是DS有毒还是我有毒,反正我写这俩现在起笔就是黑。


分手之后的第二个520,白多勋打开不知是谁送来的礼盒时,像一只猫一样吓得差一点把整个盒子丢掉。


放着冰袋的盒子里躺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,里面装着大半瓶暗红色的液体。

直觉告诉他这不是谁的恶作剧,瓶子里像血一样的浓稠液体不会是满是颜料的恶作剧用物品。


它大概就是从谁人身体里流出来的、尚且鲜活的血液。


然后白多勋注意到了盒子里一张手写的卡片,他认得那字迹属于谁。


「我将永远与你同在。

别想着逃跑,因为你逃不掉。」


沉默着看着那一小瓶血液和那张只写了两句话的卡片,白多勋...

NN。也许是预告

※也许就没有正文了。
※在绝望里写出来的东西,不要想着糖了。



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人变得足够成熟。而在见到Nyx的尸体时,Noctis觉得自己至少看上去已经足够平静,即使内心涌动的感情已经近乎决堤。

他记得在他离开Insomnia的前一夜发生了什么。
他记得那一场没有任何温柔的欢好,也知道那人没有说出口的话语。

他记得最后的最后,自己说出的是一句“我们分手”。

Noctis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,也从未后悔过对Nyx说了那样的话,因为他从未有过其它选项。
再来一次也依然是一样的结局。只是最为后悔的,是不曾好好地说一句再见。

现在道歉已经太迟了。
现在道别已经太迟了。

短暂的踌躇之后Noctis终于再次上路,不再年轻...